能让男人动心的中年女人是什么样子的?

这样我们才能更加从容地面对衰老这件事,女性最害怕的五件事是,因为大部分到了中年的女人,而这个时候的男人看到这样的女人她都会动心,而去肯德基工作的门槛也比较高,特别喜欢吃肯德基

人到中年,三十而立,似乎进入了一个新的人生阶段。这个阶段下,工作基本比较稳定了,大部分的人也组建好了自己的家庭,甚至已经为人父母了,不再像少年一样无话不说了,性格里也会多了几分宠辱不惊的淡定,话也会越来越少,心理学家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如何理解呢?

爱情从来就是讲究两情相悦,但在两情相悦之前必须有一个动心的过程。尤其是到了中年的女人,这个时候的女人大部分颜值不在,没有年轻女人青春靓丽的美,而这时的女人,拥有人生阅历和一份成熟的美,而这个时候的大多数原来讲,她们都只是想要找一个过日子和余生陪伴自己的人。

全民故事计划的第352个故事

英国某权威机构曾进行了一项涉及12个国家、超过12万人的调查,结果显示,关于衰老,女性最害怕的五件事是:失去魅力、陷入孤独、失去经济来源、罹患癌症、成为他人的负担。

大部分人在这个时候对爱情看的并不太重要。经历了前半生的感情纠葛,后半生学会了平静和宽容的去对待感情。

而男性最害怕的五件事则为:性功能障碍、体力下降、退休、出行困难和记忆力减退。由此可见,年龄的衰老会给每个中年人带来一定的危机感。

也就是因为中年女人,有了这份从容和淡定,让自己多了一份恬静的美好,而这个时候的男人看到这样的女人她都会动心,因为大部分到了中年的女人,都变成了一个唠唠叨叨的妇人,一刻也安静不下来,她们总是一直聒噪个没完,男人很想要清静一下,她们却一直不闭紧自己的嘴。

2003年夏天,我在肯德基得到一份兼职。那年我读大二,特别喜欢吃肯德基。

我们每个人都渴望能够青春永驻,所以,人到中年应该更加注重身体和心理健康。可是步入中年的人,尤其是中年女性在面临烦躁的“更年期”时,为了不让情绪操控自己,得到心灵上的平静、安康,应该做的是踏踏实实做事。相比于向外界倾吐情绪,踏踏实实做事显然是一个更能安抚内心焦躁不安的方式。

就会让男人觉得非常的心烦,通常一个女人喜欢用嘴巴抱怨生活,就不是一个懂得享受生活的,她们总是把注意力放在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根本看不到生活的美好。

那时候吃肯德基还是一件挺奢侈的事儿,而去肯德基工作的门槛也比较高。

少说一点话,就少了许多争吵。当他们减少了对生活琐事的抱怨,减少了对子女伴侣的唠叨,给他人多一份体贴的同时也会让自己多一份平静。当我们心灵得到平静后,生活节奏也会随之更加舒适,这样我们才能更加从容地面对衰老这件事。

那么对于男人来说,一个到了中年的女人身上有哪些点是最吸引她们的呢?

可以负责任地说,我们店里除了我,都是帅哥美女。其实我长得也不赖。但是肯德基有一个非常奇葩的规定,要求男生必须剃平头。可是我不适合平头。

步入中年的人不会再像年轻时那样为了轰轰烈烈的爱情要死要活了。中年人更加习惯细水长流的感情和陪伴,认识了很多人,最后留在身边的人会让他们学会珍惜。而那些亲密的朋友和伴侣是不需要每天说大量的话去维系感情的,因为理解,因为默契。

知情识趣的女人

第二天,我剃了平头去报到,当初招我的人事经理刘姐完全认不出我。我告诉她,我是来工作的。她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可能吧,难道我还看走眼了?”

情感成熟的人有三个特点:负责、有适应能力、给予。

中年的女人大多不像年轻的女儿那么羞涩,她们更能够准确的理解男女之情,更明白一个男人喜欢自己是因为什么,一个女人的情绪反应着它的生命活力与生活基调。

作为一名优秀的HR,刘姐的确很少看走眼,但经常说漏嘴。

负责指为自己的行为和选择负责,当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后,就不会总是费尽口舌地想要把责任推卸给别人了。有适应能力指的是能够根据环境的变化及时做出调整。

在生活中,男人想找的并不是一个,在各个领域都非常优秀的女人,男人渴望的是女人知情识趣。

后来我才知道,刘姐是个花痴。她负责给所有员工排班,为了能多赚几个钱,男同事们纷纷打扮起来,希望能被排更多的班。而我因为长得丑,很少有机会上班。

当面对不同人的意见冲突时,有适应能力的人会考虑多种不同的方式来解决冲突而不是一味地争吵。他们更明白以理服人而不是通过大量的语言去说服对方。

和一个知情识趣的女人,在一起日子总是会过得幸福甜蜜的许多,因为她们明白男人的心意,更明白什么时候才能身边应该闭嘴,越是留起一个男人越懂得察言观色。

再后来,刘姐跟我摊牌,她说,“你长成这个样子,按理说是没有资格来我们这儿工作的。说句不好听的,让顾客看到你,我是要担责任的。所以,我把你安排到厨房,其实是为了保护你。可你没事儿总往大堂跑干嘛?”

能让男人动心的中年女人是什么样子的?。最后的“给予”指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关心他人的感受,理解他人的需求。学会在人际交往中认真地倾听他人分享感受而不是一味地表达自己。能够做到这三点的人情感都比较成熟,而要达到这三点要求都离不开“少说话”这一个要点。

无论和谁在一起,她总是一个知情识趣的女人,从不多言多嘴,更不会像小女孩一样,有了情绪就一触即燃,没完没了,她们总是在该闭嘴的时候不多说一句话。

我说,“刘经理,因为我太喜欢大堂的工作了。我喜欢跟吃肯德基的那些漂亮女孩打交道,想为她们服务。我不喜欢厨房,厨房的工作太乏味了,每天就是炸鸡、裹面、炸鸡、裹面……有一回我走神,把一块面团丢到锅里,炸出一个油饼,你也是知道的。”

人到中年,身体和心智更加成熟了,他们能够坦然地面对现实生活,也越来越理解了他人的不容易。少一些刻薄,多一些关心,少说话,多做事。这样的中年人才能真正做到宠辱不惊,心情愉悦。

柔情似水的情调女人

“更可怕的是,你瞧!”我指着脸上的一个青春痘凑了过去,“因为每天跟油烟打交道,我的皮肤深受摧残,你看看这些青春痘,它们就是最好的证明。”

作者

中年的女人大多没有年轻女人的活力,但一个女人柔情似水,却能让任何男人为之折服,利用女人的柔去化解男人身上的阳刚戾气。

刘姐推开我的头说,“让你做大堂是不可能的。你看看我们现在的大堂员工,阿mei,肤白貌美大长腿。强尼,人称淄博刘德华。你再看看你自己,你有什么?”

第一心理主笔团 | 神奇小小

很多中年女人都失去了女人,该有的温柔,大部分都蛮不讲理,十足的像一个泼妇,完全没有女人味儿。而一个温柔的女人,她是善良的,体贴的,更是温柔的。

我不说话了。刘姐叹口气,冷冷地说,“要么干晚打烊,要么走人,你自己选吧。”

参考资料:

女人之所以,能够轻易的吸引男人的注意力,就是因为她身上有一种诱人的美,这是一种男人身上没有的特点。女人的阴柔之美和男人的阳刚之美形成反差,所以才让男人迷恋于女人的温柔。

《中年思考》

一个女人温柔起来,站在那儿不说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足以融化男人的心。

我很惆怅,走到门口不知何去何从,脏辫递给我一支哈德门说,“别丧气,天塌不了。其实干晚打烊比上白班有意思多了。假如不遇到接货,也挺清闲的。”我狠狠地抽了口烟,呛得眼泪直流。

羞涩的女人

听说,在我之前,还有一个因为犯了错误被调到晚打烊的。那家伙是个小白脸,人浪嘴甜,深得刘姐欢心。找了女朋友后,有一回他一时大意,把女朋友领到肯德基被刘姐撞见。

步入中年的女人,大多已经没有了羞涩。但不得不说男人还是喜欢在自己面前娇羞的女人。当女人脸上换着红晕,就像青春羞涩的阳光一样,会让一个男人为之着迷,女人的羞涩是一种美,更是一种独特的魅力,更是男人抵抗不了的的美。

第二天,小白脸就被调到了晚打烊。晚上,小白脸来看了看,扭头就走。再也没来上班。

羞涩是一种很自然的感情信号,常常是一种动情的表现,但对于大多数中年女性来说,这是很少发生的,因为她们见得多,经历的也多,很少产生这样的反应。

对于小白脸扭头就走的原因,脏辫讳莫如深。但他不说我也知道,简单来说就是落差太大。在肯德基,白班跟晚打烊简直是天壤之别。光从员工的颜值来看,上白班的都是帅哥美女,而上晚打烊的又脏又丑。

所以,一个中年的女人有羞涩的美,就会让男人觉得特别的珍贵,就像回到十七八岁的感情是一样,会迷恋一个女人害羞脸红的模样足以让一个男人心动,你娇羞的模样正好证实了你爱她的纯真。

说白了,在肯德基干晚打烊相当于环卫工+搬运工+厕所保洁,像我们这样的奶油小生谁受得了。

没有几个女人在步入中年之后,还会有羞涩的表现,因为她们擅长隐藏自己的感情和控制自己的行为表现,所以大多不会有这样的动作,这也就意味着一个男人很难看到这样的景象,如果一个中年女人依旧保持羞涩的魅力,男人会觉得因为依旧纯情有年轻时的模样。

我至今记得令人作呕的女厕里那一条条红色的线虫。我也记得面对一集装箱货物时,打烊兄弟们心中的绝望,以及值班经理把当天剩下的食物丢给我们时,我们如何像饿狗一样扑上去。

所以,步入中年之后一,个女人有以上三种魅力特征,就是最让男人动心的。因为这几种形态和魅力在中年女人身上显得非常的少,所以它也是独特魅力的存在,会让男人找到青春时恋爱的模样,更会让男人觉得轻松自在。

那是我们的欢乐时光。有时候值班经理心情好,还会为我们接一杯饮料。

步入中年后的男人们,大多没有年轻时,那么多的精力,所以他们也想要和女人平淡相守,却又不失爱情的存在,这样的感情难以完成。

每个肯德基员工都有自己的故事。流传最广的就是有人在前台要点二斤炒鸡,希望再加半斤鸡胗。这件事情足以表明,那时候的肯德基对于市民是多么新鲜。

因为有免费的空调和儿童乐园,肯德基深受三教九流喜爱。这里龙蛇混杂,天堂和地狱同在。

脏辫指着靠窗的一个瘦小男人对我说,这人是个毒贩子,不能惹。旁边那几位妇女,她们做传销。我点点头,记了下来。

对于脏辫的话,我从不怀疑,他是信得过的朋友。脏辫曾经亲眼见过几个警察冲进来,从厕所里带走了一个吸毒的客人。在肯德基干了半年,他见得多了。

除了吸毒的,还有卖淫的。在淄博这个三线城市,小姐属于高收入群体。除了高收入,小姐们光鲜靓丽,对于涉世未深的男大学生很有吸引力。

来自工程学院法律专业的大头,就因为肯德基的工作,结识了几个下班就来消磨时光的小姐。像春天一般,欢声笑语的小姐们,深深地吸引了他。

由三杯免费的饮料开始,大头对其中一个穿白色T恤的小姐展开追求。后来俩人谈了一个月的朋友。一天夜里,妒火中烧的大头跑去练歌房劝女朋友从良被拒,临走的时候又被看店的马仔要求付账。屈辱万分的大头坚持不付账,结果被几个流氓暴揍了一顿,一下就清醒过来。

大头断然跟女友分手,从此以后只跟女大学生谈对象。并且,发愤图强的大头,不但当选了学生会副部长,一不留神还被提拔为肯德基的见习经理。

同事们都十分尊敬他,每次被他训完,都会谈起他那段成功的社会实践。

我当然也有自己的故事。那一回,我深刻体会到别人的生活。

那天晚上,十点半一过,店里就没有客人了。我和脏辫站在前台,盯着橱柜里剩余的炸鸡谈起晚上没有吃饱,待会儿干活可能没有力气。

新同事小新,一边听我们说话,一边抿着嘴笑。谁都知道,我们俩在打什么主意。但是大头这个杂种,对我们的暗示充耳不闻。这个杂种自从做了见习经理,架子就大了。

于是我们就把话题引向小新。小新是我们店里最小的员工。她高中毕业就出来工作,长得有点儿像山口百惠。

我就问小新,“有没有发觉我长得有点儿像三浦友和。”但是小新说她不认识三浦友和。我说,“三浦友和你都不知道啊?哎,小新,我突然发现你长得有点儿像山口百惠呀。”

小新又问,“山口百惠是谁?”我说是三浦友和的女朋友。小新的脸唰的就红了。我跟脏辫都嗨嗨嗨地笑了起来。

这时,店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白色碎花连衣裙的女人,领着一个五六岁的同样穿得崭新的小男孩走了进来。她们盛装打扮,像是刚刚参加完一个了不得的party。

我瞄了一眼挂钟,十点五十五分。操,就差一点。我跟脏辫撇着嘴对视一眼。

“哇!还没有关门啊小志!我就说吧!”女人满眼惊喜地对小男孩说。小男孩紧紧拉着女人的裙子,露出一个怯生生的笑。

如果在平常,我跟脏辫一定会对她们说,对不起,我们要打烊了。但是这对母子让我们很难开口。女人三十来岁的样子,容貌甜美,性格好像也蛮开朗。小男孩看起来很乖,充满稚气的脸上有一种不相称的警惕。

“欢迎光临肯德基,请这边点餐。”小新招呼道。女人一边往前台走,一边问儿子,“快快,小志,你要吃什么?”

我们一起看着小志,希望他说他不饿。但是小志低声说,“我想吃汉堡。”

“还有呢?还要吃什么?”女人一脸热切。小志摇摇头说,“不要了。”

“一个汉堡,一杯可乐。”女人一边说,一边掏口袋。我们看着她把一堆零钱全部放到前台上,一起帮她数了起来。

“还差一块。”小新说。我们多少都有点儿尴尬,但是女人满不在乎地笑笑说,“可乐不要了。”

其实如果大头不在的话,我们都愿意送一杯可乐给她们。反正也不花自己的钱,反正我们自己也经常偷喝,但是大头在,我们就不好说什么了。

大头一边配餐一边问道,“在这儿吃,还是带走?”女人说,“在这儿吃。”大头愣了一下说,“我们马上打烊了。”女人抱歉的笑笑说,“不好意思,我们想吃完再走。”

大头把托盘递给女人,回头交待我们几句,然后问小新,“你怎么回家?”小新说,“骑自行车。”大头又问,“有人接你吗?”小新摇摇头。于是大头说,“太危险了,我送你吧。”

小新红着脸说,“不用了,我自己能行。”大头说,“跟我你还客气什么?走吧!”

“傻逼”。我跟脏辫目送着大头的背影,异口同声地吐出俩字。

店里就剩下我们四个人。我跟脏辫听着店里的音乐,开始打扫卫生。我们有意无意地观察着那对母子。小男孩专心地吃着汉堡,女人则满脸爱意地看着他。

“好吃吗?”女人问。

小男孩点点头说,“好吃。”过了一会儿,小男孩用一种想让人感到惊讶的语气说,“妈妈,我觉得我能吃掉整个汉堡啊!”女人被儿子天真的表情逗笑了,她摸摸男孩的头说,“真棒!你慢点儿吃。”

吃了几口汉堡,小男孩又问,“妈妈,是不是我很快就能成为大男子汉啦?”女人说,“对对,你今天开心吗?”男孩说,“开心!”

“那明年你过生日妈妈还带你来吃肯德基好不好?”小男孩说,“好!”

正在一旁扫地的脏辫突然直起腰问,“哎?小朋友今天过生日啊?”女人说,“是啊,我也是刚想起来,所以来庆祝。”

“哎,那谁。”脏辫突然冲我甩甩头说,“去拿一份生日套餐。”我四下看看,没有别人,显然我就是那个那谁。并且,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狗屁生日套餐。想不到脏辫这个人渣,为了讨好女顾客,不惜踩着我的尊严往上爬。

虽然我很想对他说,“傻逼,你自己不会去吗?”但为了顾全大局,我还是把墩布一丢,去了总配。橱柜里还有一对烤翅,一小份鸡米花以及一些薯条。我都给划拉上了,又接了一杯大可。

我端着托盘,堆着笑脸对那位漂亮妈妈说,“这是我们的生日活动,生日当天任意消费即可获赠。”

“哇,真的?你好幸运啊小志!”女人看起来惊喜极了。小男孩显然比妈妈还兴奋,有一种儿童特有的全身心的快乐。

“我们不会耽误你们下班吧?”女人抱歉地问道。脏辫说,“不会。我们还早呢。你们慢慢吃。”

店里的气氛活络起来。脏辫换上了自己的偶像周杰伦的歌,一边扫地一边唱了起来,“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嘿,快使用双节棍,仁者无敌……”

我凑过去,压低声音问他,“用拖把棍行吗?你刚才吩咐谁呢?”脏辫嘿嘿地冲我笑,“我也是为了表演更逼真嘛,你演技不错哟!”

“去你妈的吧。”我说。

为了不打扰那对母子,我跟脏辫决定先打扫厨房。这时正播放着周杰伦的《暗号》,脏辫一边刷着不锈钢篦子,一边摇头晃脑唱了起来:

我想要的,想做的,你比谁都了。你想说的,想给的,我全都知道。未接来电,没留言,全部是你孤单的想念,任何人都猜不到,这是我们的暗号……

唱到高潮部分,脏辫还一撅屁股碰了碰我的屁股。我说,“滚远点儿,你个死娘炮!”

我们唱着歌儿,把活儿干得差不多了,猛然发现已经十二点多。我们连忙来到大堂,发现她们还没有走。妈妈正出神地望着窗外,而小男孩已经睡着了。

“什么情况?”我问脏辫。脏辫解了围裙说,“我去问问。”为了不被人觉得像赶客,脏辫假装很随意地问道,“孩子睡着了啊?”

女人看了脏辫一眼,木木地点一点头。但是通过她的眼神我就知道,她的思绪完全不在眼前,好像在一个虚无缥缈的远方。

“那个……您一会儿怎么走啊?我们很快就要下班了。”脏辫不得不坦白。女人再次把脸转向了窗外,没有接茬。于是脏辫一脸无奈地滚了回来。

“不对头!”脏辫说。我们躲进厨房,叽叽咕咕了好一阵,不得不再次回去问她,“要不要帮您叫出租车?孩子睡着了……”

“我身上有钱,您下回来还我就成……”脏辫尬笑着补充道。

女人慢慢转过头来,那种明亮的笑容又挂在脸上,“我们可以在这里过夜吗?等天亮后再走,我们没有地方去了。”她的眼神慢慢黯淡下去。

我说过,当时我还在读大二,脏辫比我大不了多少。我们都被眼前的情况搞懵了。虽然这个要求让我们非常为难,但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们隐约觉得这个女人有问题,但总不能把孩子喊醒,把她们赶出去。也不至于报警求助。最后我跟脏辫一咬牙,“得,我们就当是在网吧上了个通宵吧。”

等我们再回到大堂,女人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我跟脏辫关了门,留了一盏灯,找张桌子坐下来。据脏辫猜测,这个女人可能是跟丈夫吵架,负气出走,又没带钱,只好来这里对付一夜。

但我感觉不像,作为一名八卦小能手,虽然说不上怎么回事儿,但我感觉问题来自这个女人本身。

“好了,别他妈瞎琢磨了。”脏辫淫笑着,摸了摸我的脸蛋说,“睡吧。”我说,“滚你妈的,死基佬。”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跟脏辫几乎同时被一阵叫喊声惊醒。那个女人正疯狂地拍门,眼泪流了一脸。小男孩不知所措地站在一边。

我跟脏辫一下就清醒了,“怎么了?怎么了?”我们赶紧跑了过去。女人哭着冲我们喊起来,“你们凭什么把我们锁在这里?把门打开,把门打开!”她有些歇斯底里。

“快快,快拿钥匙。”脏辫一边指挥我,一边向女人解释,“我们不是锁你们,我们是怕店里进人……”

“脏辫,钥匙!”我拿了钥匙,递给脏辫。

女人还在不停地叫喊。在脏辫开锁的间隙,我拉拉男孩的小手,声音颤抖地问他,“小朋友,你妈妈怎么了?”小男孩惊恐地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了。

“你放开我的孩子!”女人哭着,一把将孩子拽了过去。

我跟脏辫完全懵了。我们看着她们夺门而出。当她们走到街对面的时候,我忍不住奋力喊了一声,“小朋友!”她们没有停,也没有回头。

在凌晨惨白的月光中,一大一小两个瘦弱的身影急急忙忙走远了。

我跟脏辫关了门,坐下,大汗淋漓。我看了看表,三点十五分。

“我操,这个女人精神有问题。”脏辫自言自语般说道,“睡觉前还好好的,怎么……”

我没有回答。又待了一阵子,脏辫站起来说,走吧。我说,好。

回家后,我倒头大睡。我睡了整整一天。晚上,上班的时候,我又见到了大头。对于昨晚的事,我闭口不提。但是大头带着一种怀疑的目光问我,“昨晚没事儿吧?”

我说,“没事儿啊。”

“那个带孩子的女人几点走的?”大头问我。我说,“吃完饭就走了啊,没看几点。”大头又低头写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大头抬起头,慢悠悠地对我说,“那个女人以前常来,她有病。一开始她婆婆还经常来找她,后来就干脆把她锁起来了。哎,昨晚她婆婆没来找她吗?”

我斩钉截铁地摇摇头说,“没有!”

半年后,我在本地的报纸上看到一条新闻。说的是一个老人死在了家中,被邻居发现后报警。经记者调查,邻居是被小男孩带去的。小孩的爸爸死于一次意外,妈妈也疯了。

小孩的去向,报道中并没有交代。我怀疑就是那晚我们遇见的那对母子。我心里很不好受,想往报社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小孩的情况。可是思来想去,我终究没有打出那个电话。因为早在那个晚上,我们能做的就已经做完了。

有时候,我站在店里,走在街上,希望能再次遇见那个小孩。希望某天晚上,她的妈妈又带着他,一脸明亮地把门推开。

作者马青,自由职业

编辑 | 蒲末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