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毒蛇咬伤的艺术

由毒蛇的毒腺所分泌,世以为其人必生小狗于腹中,脉滑数

世界已知毒蛇约500余种。分布在我国的毒蛇目前已知有49种。但对人体危害较大、经常造成蛇伤的毒蛇主要有10种。它们是眼镜蛇科的眼镜蛇、眼镜王蛇、银环蛇、金环蛇;海蛇科的海蛇;蝰蛇科的蝰蛇及蝮蛇科的蝮蛇、尖吻蝮(五步蛇)、竹叶青、烙铁头(龟壳花蛇)等。蛇毒中主要有毒成分由神经毒、心脏毒、细胞毒、出血毒、促凝血成分及抗凝血成分蛋白质、多肽类和多种酶组成。由毒蛇的毒腺所分泌,呈半透明粘稠状液体,微酸性。当毒蛇咬人后,由毒腺分泌的蛇毒,经排毒导管、毒牙及伤口,沿淋巴及血液循环扩散至全身,引起一系列中毒症状。

证候表现:人有为癫狗所伤者,其人亦必发癫,有如狂之症。

毒蛇咬伤常见于我国南方农村,山区和沿海一带,是一种对劳动人民危害较大的外伤性疾病,特别多见于夏季,故应该采取积极的治疗措施,中医辨证论治具有较肯定的疗效。

诊断要点

病因病机:人有为癫狗所伤者,其人亦必发癫,有如狂之症,世以为其人必生小狗于腹中,此误传也,因其人发出狂癫,有如狗状,见人则咬,逢女则嬲,非狗生于腹中,不宜有此景象,况人为癫狗所伤,大小便必一时俱闭,不能遽出,大小便用力虚努,似若生产艰难,且外势急痛,腹胀而死,人遂信腹中生狗,不能产而死,谓腹痛者,乃小狗内咬也,岂不可笑哉?其实狗误食毒物而发颠,亦为所伤,则毒气传染于人,狗愈而人死矣,最可畏之病也。然而得其法以解毒,则病去如扫,正不必过惧也。夫犬性最热,狗食物而发颠,乃食热物之故,或食自死之肉,或餐热病之尸,多成颠病,然则狗发颠狂,实热上加热也。

火毒型:症见伤口周围红肿明显,斑疹隐隐,严重者形成局部组织坏死;全身症状可见恶寒,发热,烦渴,胸闷心悸,便干,尿短赤或血尿。舌苔黄,燥,舌质红,脉滑数。

1.临床表现

治则治法:解其热毒,何不愈之有。但世人未知解法,所以不救耳。

治宜泻火解毒、清热凉血活血,取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30克,黄芩15克,柴胡10克,当归15克,泽泻12克,木通12克,紫花地丁30克,牡丹皮10克,赤芍15克,金银花30克,蒲公英30克,栀子6克,野菊花30克,黄连10克,水煎服。若尿短赤、血尿者,加茜草30克,黄柏15克;瘀斑者加玄参20克或水牛角(研细末)1.5克冲服;抽搐者加羚羊角(研细末)0.3克冲服。中成药可选用龙胆泻肝丸,每次9克,每日两次,或栀子金花丸,每次9克,每日两次。

毒蛇咬伤人多发生于4~10月间。根据毒蛇种类、蛇毒成分以及中毒表现的不同,临床上分为三种类型。

处方:我逢异人传授奇方,不敢自秘,谨共传以救世焉,方用活命仙丹。活命仙丹木鳖子(三个,切片,陈土炒)斑蝥(七个,去头足,米一撮炒)大黄(一两)刘寄奴(五钱)茯苓(五钱)麝香(一分)各研细末和匀,黄酒调服三钱,一服而毒气全解,至神之方也,不必二服,七日皆能奏功,过七日外,必须多服数剂,无不可救,服药切忌色欲,须三月不行房,并忌发物,余无所忌。是方用木鳖、斑蝥者,以犬最畏二物也,木鳖大凉,又能泻去热毒,得大黄以迅扫之,则热毒难留,刘寄奴善能逐血,尤走水窍,佐茯苓利水更速,引毒气从小便而出也,麝香虽亦走窍,然用之不过制斑蝥、木鳖之毒,使之以毒攻毒耳,中有妙理,非漫然而用之也,有此方,又何畏颠狗之伤哉。

风毒型:症见伤口无红肿热痛,全身症状可见倦怠乏力,头晕眼花,便干,尿黄少,严重者有呼吸窘迫,惊厥,四肢麻痹甚至瘫痪。舌苔薄白,舌质红,脉弦数。

(1)神经毒型中毒主要表现为神经系统损害症状。由银环蛇。金环蛇和海蛇咬伤所引起。其临床特点是蛇毒吸收快,局部症状不明显,病情发展慢,易被忽视,一旦出现全身中毒症状,则病情危重。

出处:《外科辨证奇闻》·物伤门(门)·癫狗咬伤

治宜清热解毒、祛风、凉血通络,取活血散瘀汤加减:当归尾15克,赤芍12克,桃仁10克,生大黄9克,苏木12克,牡丹皮15克,枳壳12克,瓜蒌15克,槟榔10克,防风15克,僵蚕10克,川芎12克,水煎服。若伤上肢者加桂枝12克,羌活15克;伤下肢者加独活15克,牛膝15克;眼花者加菊花15克,木香6克;四肢抽搐者加蜈蚣两条,全虫(研细末)0.5克冲服。中成药可选用大活络丸,每次一丸,每日两次,或紫金锭,每次1.5克,每日1~2次。

 

原文:人有为癫狗所伤者,其人亦必发癫,有如狂之症,世以为其人必生小狗于腹中,此误传也,因其人发出狂癫,有如狗状,见人则咬,逢女则嬲,非狗生于腹中,不宜有此景象,况人为癫狗所伤,大小便必一时俱闭,不能遽出,大小便用力虚努,似若生产艰难,且外势急痛,腹胀而死,人遂信腹中生狗,不能产而死,谓腹痛者,乃小狗内咬也,岂不可笑哉?其实狗误食毒物而发颠,亦为所伤,则毒气传染于人,狗愈而人死矣,最可畏之病也。然而得其法以解毒,则病去如扫,正不必过惧也。夫犬性最热,狗食物而发颠,乃食热物之故,或食自死之肉,或餐热病之尸,多成颠病,然则狗发颠狂,实热上加热也,解其热毒,何不愈之有。但世人未知解法,所以不救耳,我逢异人传授奇方,不敢自秘,谨共传以救世焉,方用活命仙丹。活命仙丹木鳖子(三个,切片,陈土炒)斑蝥(七个,去头足,米一撮炒)大黄(一两)刘寄奴(五钱)茯苓(五钱)麝香(一分)各研细末和匀,黄酒调服三钱,一服而毒气全解,至神之方也,不必二服,七日皆能奏功,过七日外,必须多服数剂,无不可救,服药切忌色欲,须三月不行房,并忌发物,余无所忌。是方用木鳖、斑蝥者,以犬最畏二物也,木鳖大凉,又能泻去热毒,得大黄以迅扫之,则热毒难留,刘寄奴善能逐血,尤走水窍,佐茯苓利水更速,引毒气从小便而出也,麝香虽亦走窍,然用之不过制斑蝥、木鳖之毒,使之以毒攻毒耳,中有妙理,非漫然而用之也,有此方,又何畏颠狗之伤哉?

风火毒型:症见伤口红肿热痛较重,疼痛较为剧烈,有水疱、血疱或瘀斑甚至溃烂;全身症状可见头晕眼花,寒战发热,胸闷心悸,恶心呕吐,便干,尿短赤,严重者烦躁抽搐,甚至昏迷。舌苔白黄相兼,后期苔黄,舌质红,脉弦数。

①局部仅有麻痒感或麻木感。不红、不肿、无疼痛。

治疗方法:活命仙丹。

治宜泻火解毒,活血熄风,取栀子金花汤合撮风散加减:黄连12克,黄芩12克,黄柏15克,栀子6克,大黄9克,蜈蚣两条,僵蚕10克,全虫3条,钩藤15克,竹叶12克,生地黄15克,水煎服。若恶心呕吐者加砂仁3克,咽干者加射干9克,烦躁不安或抽搐着加羚羊角(研细末)0.3克冲服。中成药可选用安宫牛黄丸,每次一丸,一日1~2次,或紫雪散,每次1.5克~3克,,每日两次。

②在咬伤后1~3小时开始出现全身中毒症状,出现视物模糊,眼险下垂,嗜睡,四肢无力、恶心、呕吐、声音嘶哑、张口及吞咽困难、共济失调、牙关紧闭等。严重者四肢瘫痪、惊厥,进行性呼吸困难,昏迷、休克等。

蛇毒内陷型:症见咬伤后未及时得到正确的治疗,伤口有红肿变成紫暗或黑,肿胀反减轻;全身症状可见恶寒高热,烦躁不安或谵语。舌质红降,脉细数。治宜泄热镇惊,清营凉血,取清营汤加减:生地黄15克,玄参15克,麦冬12克,丹参12克,连翘15克,金银花15克,竹叶10克,黄连10克,水煎服,加水牛角(研细末)1.5克冲服。若神志模糊及抽搐者加紫雪丹;正气耗散,正不胜邪者加用参附汤。中成药亦可选用安宫牛黄丸,每次一丸,每日两次。

③海蛇咬伤者则可引起模纹肌瘫痪和肌红蛋白尿。其后肌力恢复较慢。

④病程较短,若能度过1~2天的危险期,很快痊愈。

(2)血循毒型主要表现为血液及循环系统的中毒症状。常为蝰蛇、竹叶青、尖吻蝮及烙铁头等毒蛇咬伤所致。特点是局部症状重,全身中毒症状明显,发病急。

①局部肿胀明显,伤口剧痛,伴出血、水疤,皮下瘀斑甚至局部组织坏死,并迅速向肢体上端蔓延,附近或区域淋巴结肿痛。

②全身症状有胸闷、气促、心悸、烦躁不安、发热、谵妄及全身广泛性出血,如咯血、呕血、鼻血便血、血尿等。严重者出现黄疽、少尿或无尿、心律紊乱、血压下降,甚至循环衰竭和肾功能衰竭。

(3)混合毒型主要由眼镜蛇、眼镜王蛇、蜂蛇等咬伤引起。临床表现特点为发病急,局部与全身症状均明显。

①局部剧痛。红肿、水疱、血疱,并迅速向肢体上端蔓延,皮下瘀斑甚至组织坏死。局部淋巴结肿痛。

②头晕、视物模糊、复视、眼睑下垂、全身肌肉疼痛、肌肉无力、牙关紧闭、语言障碍、吞咽困难、颈项强直、心动过速、心律紊乱、呼吸困难、血红蛋白尿、尿少和尿闭,严重者有惊厥、昏迷、休克、呼吸麻痹、心跳骤停等。

实验室检查

(1)毒蛇鉴定

①无毒蛇咬伤往往只有局部牙痕处刺痛,一般无全身症状。

②可根据打死的蛇标本鉴定是否为毒蛇,或属哪一种毒蛇。

③根据地区及咬伤时间判断,在高山区咬伤多考虑尖吻蝮、竹叶青、烙铁头;在平原及丘陵地区咬伤多考虑银环蛇、眼镜蛇及蝮蛇;沿海地区多考虑海蛇咬伤;夜间咬伤首先考虑金环蛇、银环蛇及烙铁头;白天咬伤多考虑眼镜蛇和眼镜王蛇。

④根据毒蛇的牙痕形态及牙距判断。一般无毒蛇咬伤,局部仅留下2~4行均匀而细小的牙痕。而毒蛇咬伤者局部常有两个比较大而深的牙痕。眼镜蛇、眼镜王蛇、蝮蛇及蝰蛇牙痕呈圆形;银环蛇及金环蛇牙痕呈“品”字形;尖吻腹、竹叶青及烙铁头蛇牙痕呈“八字或倒人字”形;眼镜王蛇及尖吻蛇咬伤牙距较宽,一般约为1.5~3.0cm左右。其他毒蛇咬伤牙距约在0.5~1.0cm左右。

(2)中和毒素试验在无法确定为哪一种毒蛇咬伤时,可取相应单价抗蛇毒血清,皮肤过敏试验阴性者,静脉一次注入,观察病情,如见好转,即可确诊。否则,可更换另一种抗蛇毒血清,重复试验。

(3)血常规检查血循毒类蛇伤时,红细胞及血红蛋白减少,严重者血小板减少,凝血时间延长,纤

|<< << < 1;)
2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