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击伤的发病机理

最好救援的方式是丢绑绳索的救生圈或长竿类的东西,以避免急救完伤者已成植物人,就绑个足以支撑溺水者浮在水面的物体,对人体损伤的轻重与电压高低、电流强弱、直流和交流电、频率高低、通电时间、接触部位、电流方向和所在环境的气象条件都有密切关系,电流在体内一般沿电阻小的组织前行,220V可引起心室纤维颤动,晕动症,还可选用复方晕海宁、敏克静、安其敏等等,在乘车、船、飞机时发生

溺水情形发生时,在岸边的民众不宜直接下水,最好救援的方式是丢绑绳索的救生圈或长竿类的东西,千万不要徒手下水救人。

人体作为导电体,在接触电流时,即成为电路中的一部分。对人体损伤的轻重与电压高低、电流强弱、直流和交流电、频率高低、通电时间、接触部位、电流方向和所在环境的气象条件都有密切关系,其中与电压高低的关系更大。电压40V即有组织损伤的危险,220V可引起心室纤维颤动,1000V可使呼吸中枢麻痹。电流能使肌肉细胞膜去极化,10~20mA(毫安培)已能使肌肉收缩,50~60mA能引起心室纤维颤动。交流电能使肌肉持续抽搐,能被电源“牵住”,使触电者不能挣脱电源。低频交流电的危害比高频大,尤其每秒钟频率在50~60Hz(赫兹)时,易诱发心室纤维颤动。因此交流电的危害比直流电更大。不同组织在不同条件下的电阻亦不一样。

本病的发生因人而异,症状轻重不同,其处理的原则是加强预防,及时对症处理。对于以往有过晕动症病史者,可在乘车、船、飞机前30~60分钟服用抗晕、镇静、止吐药物,最为常用的是茶苯海明,又称乘晕宁、晕海宁,50~100毫克口服,每4~6小时1次。也可选用异丙嗪12.5~25毫克,每日口服2~3次。还可选用复方晕海宁、敏克静、安其敏等等。

当溺水者离岸不远且尚在挣扎时,最好的救援方式就是丢绳索的救生圈,若现场没有,就绑个足以支撑溺水者浮在水面的物体,或长竿子类的东西,若离岸边较远,最好还是划船或驾船前住搭救,不要徒手下水救人。

干燥皮肤的电阻可达50000~1000000Ω(欧姆),湿润皮肤的电阻降至1000~5000Ω,破损皮肤的电阻仅300~500Ω。各组织的电阻由小增大依次为血管、淋巴管;肌腱、肌肉、神经;脂肪、皮肤;骨骼、手掌、足跟、头皮等致密组织。组织电阻越大,电流通过越小。电流在体内一般沿电阻小的组织前行。电流方向通过重要器官,预后严重,通过脑干引起呼吸停止;通过心脏引起心室纤维颤动和停搏。通电时间长短与损伤程度相关,通电<25毫秒,一般不致造成电击伤。在用导管作心电图记录、安装起搏器时,电流不通过高电阻的皮肤,而通过低电阻的导线或导电液体直达心脏,有机会造成微电击的可能性。

在乘车、船、飞机时发生晕动症,应尽可能让患者平卧,亦可将头靠在椅背上闭眼休息。同时,要保持通风、凉爽、空气新鲜,若出现呕吐,宜及时清除呕吐物。另外,针刺或手指按压内关、足三里、神门、百会、合谷及中脘等穴,对及时缓解症状和预防本病发生亦有作用。若呕吐剧烈,出现休克、虚脱、水电解质平衡失调者,宜送医院诊治,及时补充体液,纠正酸碱失调。

在水中要拖着伤者的头颈与上背使成直线尽量不动,并维持脸朝上并露出水面,若溺水者呼吸不理想,即使还在水中仍应开始施予人工呼吸,上岸后继续急救,并迅速安排后送救医。

电流能量可以转变为热量,使局部组织温度升高,引起灼伤。人体肌肉、脂肪和肌腱等深部软组织的电阻较皮肤和骨骼为小,极易被电热灼伤,还可引起小营养血管损伤、血栓形成,引起组织缺血、局部水肿,加重血管压迫,使远端组织严重缺血、坏死。高压电可使局部组织温度高达2000~4000℃。闪电为一种直流电,电压为3~200百万V,电流为2000~3000A。因此,闪电瞬间温度极高,迅速将组织烧成“炭化”。

乘车船时,饮食不宜过饱,束紧腹带减少腹中脏器的震荡亦可有助于减轻症状。将视力集中于远处不动的物体,戴中层涂少许清凉油的口罩,可减少因视觉或嗅觉因素而诱发晕动症的机会。

在急救的第一步就是通知120,而伤者都必须以颈椎受伤者处理,以避免急救完伤者已成植物人,在国外文献报告中,有人反因不当急救造成脊椎受损。

尸体解剖发现中枢神经系统和全身器官均有缺氧引起的充血、水肿、出血和坏死。

长途旅行前应充分休息,并多作头部运动可提高对震动的适应能力,而减少发病机会。

民众最好能学习CPR(心肺复苏术)技巧,救人又救己。